映象网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女性 婚嫁 旅游 美食 汽车 房产 家居 教育 健康 中医 科技 法制 三农 城建 收藏 公益 商城
加速乐

映象首页 > 科技频道 > 正文

女子轻信闺蜜微信推广购假票 被骗近80万

2017-08-31 09:55 来源:新闻晨报

[摘要] 16岁的陈艾是韩国歌手权志龙的忠实粉丝。今年6月,朋友给陈艾发来一个二维码,说认识的一个“黄牛”在卖权志龙香港演唱会的门票。看到信息后,陈艾立马添加对方为微信好友。而这个声称有票的“黄牛”,正是龚怡。……

  16岁的陈艾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拿出压岁钱打算去香港看一场偶像的演唱会,却会经历这么多波折。贝贝也没想过,自己十多年的闺蜜,竟然会编造了那么多信息,骗走自己和家人近80万元……

  凭借微信朋友圈推广演唱会门票的套路,龚怡欺骗了众多歌迷的钱财,最终也将自己送进了看守所。

  赴香港看演唱会遇尴尬

  16岁的陈艾是韩国歌手权志龙的忠实粉丝。今年6月,朋友给陈艾发来一个二维码,说认识的一个“黄牛”在卖权志龙香港演唱会的门票。看到信息后,陈艾立马添加对方为微信好友。而这个声称有票的“黄牛”,正是龚怡。

  因为朋友之前在龚怡那儿买过门票,陈艾对龚怡十分放心。6月20日,在咨询好价格之后,陈艾拿出自己过年时存下的压岁钱,通过支付宝向龚怡转账了2000元全款,预订了一张8月25日权志龙香港演唱会票面价值1888港币(折合人民币约1588元)的门票。

  然而,从陈艾支付了全款那一刻开始,龚怡便不再积极地回消息。官方售票开始后,陈艾隔几天就问龚怡关于门票的情况:“她先是说在路上了,之后却又问(买的)什么座位,几张票。”

  7月26日,架不住询问的龚怡提供了一个快递单号给陈艾,但陈艾上网一查,却并没有相应的单号。

  眼看着离演唱会的日期一天天临近,陈艾也变得焦急起来。这场演唱会一票难求,龚怡售卖的价格也远低于其他“黄牛”开出的价格,陈艾也得到了龚怡的再三保证,说到时一定能出票。

  最终,陈艾是在外婆的陪同下,去香港打算看演唱会的,由于两个人之前从没去过香港,出发前,陈艾妈妈特地给龚怡打电话,龚怡告诉她“放心去,票一定有”。

  然而,陈艾8月21日到香港后,龚怡先是说“在安排送票”,之后又说“手机没电”。等到8月22日上午,龚怡发微信称,“票已经在送来路上了”,到中午却又说送票的人“明天到香港”。

  23日上午,陈艾又给龚怡发去微信:“姐姐,票子大概什么时候送到,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。”龚怡给出的回复是下午。然而到了下午4点,龚怡又称“在路上”。晚上9点,当陈艾再次发去信息时,就再也收不到龚怡的回复了。

  直到25日演唱会开场,龚怡既没能给陈艾送到票,也没给陈艾一个说法和解释。

  闺蜜一家被骗走近80万元

  贝贝是龚怡的高中同学,两人曾经是亲密无间的好闺蜜。在5月20日之前,贝贝从来没想过这个大方热情的闺蜜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  “她的家境不错,在我的印象里,她从来没去上过班,平时在做一些小生意。”去年年初,龚怡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一些票务信息。通过龚怡以优惠的价格成功买了几次票后,贝贝的老公蔡先生开始在微信朋友圈帮着转发。

  “龚怡发的都是一些很热门的演出,价格也很公道。我帮她发了后,时间久了,朋友、朋友的朋友都来找我买。”蔡先生说,一开始龚怡都会给票,可渐渐地,龚怡似乎有些不对劲:“她寄票很慢,能拖就拖。有时候来不及了,在演出开场前才把票给别人。”

 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了今年5月初。龚怡几个月前就放出消息称,5月20日,李荣浩将来上海开演唱会。蔡先生当时也转发了龚怡放出的票务信息,前后给龚怡转了1万多元票款。

  但到了5月,官方却迟迟没有放出这场演唱会的相关信息,意味着这场演唱会不会举办。蔡先生让龚怡退款,然而龚怡却说要等15个工作日。

  “我当时想,等就等吧,谁知15个工作日过去了,她的退款还没到账。”无奈之下,蔡先生只能自己先掏钱退给朋友们。

  然而,这场子虚乌有的演唱会却只是个开始,龚怡告诉蔡先生,周杰伦将于7月7日、8日、9日在上海体育场连续开三天演唱会。蔡先生通过朋友圈转出了190张票,陆续给龚怡转账近30万元。

  这几场演唱会到最后也没开成,让蔡先生十分恼怒的是,龚怡到了演唱会前几天,也不答应退款。

  据蔡先生统计,从今年2月到5月,他转给龚怡的钱款中,有总额将近80万元的演唱会门票没有兑现。而这近80万元,他和购买门票的这些人,都没有收到任何退款。

  因涉嫌诈骗已被刑拘

  8月23日傍晚,蔡先生联合几位被骗的网友,将龚怡约了出来,并将其扭送到了派出所。

  受害者还建立了一个人数超过100人的微信群。据不少受害者介绍,他们当初之所以相信龚怡,是因为她一直自称是票务平台“西十区”的工作人员。此前,她也曾在朋友圈中提到过,借助西十区“陈老板”的人脉资源,拿到了门票。

  对于龚怡的说法,西十区票务交易平台明确予以否认。

  “我们老板不姓陈,龚怡也不是我们的工作人员,也不曾在平台工作过。”西十区平台的公关人员如此回应。

  目前,记者从虹口警方了解到,龚怡因涉嫌诈骗已被警方刑事拘留,具体涉案金额还在调查当中。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微信朋友圈推广套路多

  记者梳理后发现,龚怡使用了多种手段和方法,在获取网友信任后,轻易骗走了巨额钱款。

  1

  赠票给朋友,号称有门路

  蔡先生说,当初之所以会开始帮着龚怡出票,是因为不想欠人情。“她之前经常送一些演出的门票给我们,我们觉得不太好意思,所以每次她在微信朋友圈发信息卖票,我们都会帮着转到自己的朋友圈。”

  “她一直跟我说在票务网站有人脉,在朋友圈里塑造的也是这种形象。”贝贝说,龚怡今年1月11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一条消息里,提到“感谢西十区陈老板的票子”,配图是周杰伦演唱会的现场图片。3月份,龚怡又发了一条提及“西十区老板”的内容。此外,演唱会后台工作证、门票打印机等诸如此类的信息,同样充斥着龚怡的微信朋友圈。

  2

  低于市场价出票骗取信任

  让蔡先生和更多受害者选择相信她的原因,还在于龚怡出票的价格。

  蔡先生说:“有时候她能7折拿到票,有时候甚至能拿到没有票价的内部票。”

  另一名受害者谢飞表示,一开始跟龚怡也是朋友关系,“看到她在朋友圈发信息售票,就找她买过几次票。之后看她卖的票比较便宜,就开始帮着她转票”。

  他说,龚怡卖的票通常会低于市面上流通的票面价格。久而久之,像蔡先生和谢飞的很多朋友,都对龚怡建立起了信任,成为了她的稳定客源。

  然而,当蔡先生多次向龚怡讨要退款时,龚怡却告诉他,自己的票很多都是加价向别的“黄牛”购买的,根本不是从主办方那里拿的票。“说实话,我有点相信她这个说法。因为同一场演唱会,拿到票的概率,差不多是一半对一半。打个比方说,她收了两个人1000元,再花1500元去买一张票,只给一个人。”

  3

  虚构演唱会信息骗取钱款

  在演出活动正式卖票之前,不少“黄牛”会提前放出未经确认的小道消息,以便提前获取粉丝的门票订单。龚怡也经常在微信朋友圈放出一些演出活动的信息,甚至还会自己PS演唱会海报来进行宣传。

  “4月份的时候,她就跟我说6月24日,权志龙会来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开演唱会。之后,她又跟我说李玟6月24日会来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。假话说多了,她到后来自己都不记得了。”蔡先生说。

  龚怡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布过“2017年鹿晗全国巡回演唱会”的海报,海报上标明了不同档次的票价和巡演的城市。龚怡宣传时称,鹿晗巡演是7月8日在上海开始。消息发布后,也有不少粉丝通过蔡先生支付了全款。而这场演出,事后被证实也是龚怡编造出来的。

  “她还说陈奕迅8月5日将在上海体育场开演唱会,后来官方都出来辟谣了。”蔡先生说。

  4

  不走第三方平台逃避监管

  记者注意到,每个被骗的受害者跟龚怡之间,都是通过微信和支付宝来交易的。所有的钱款都转到了龚怡的个人账户,这也导致了之后的退款困难。

  “我之前跟她说过,开个淘宝店或者是走闲鱼。有第三方担保监管,其他人买票会更放心。”一名受害者回忆,龚怡的说法是,“如果这样的话,她的票就会被‘黄牛’全部买走,然后再高价卖出”。

  “是的,一般淘宝店铺卖的演唱会票价的确很高,当时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。现在想来,实际上就是为了逃避监管。”该受害者说。

  在受害者组建的微信群里,大家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:几乎所有人都收到过她发的同一个快递单号,而这个单号还是个假的快递单号。

  “因为一般临近演唱会,大家才会催她。甩一个单号给你,她可以清静几天,能拖延几天是几天。”蔡先生说,“在路上”、“你到时来现场取票”等,都是龚怡应付买票歌迷的常用托词。

<上一页 下一页>
分享到:

文章关键词:微信,演唱会,假票

为您推荐
+ 加载更多新闻

媒体观点

聚美优品能否寻到救市稻草

聚美优品能否寻到救市稻草

一直被冠以“人红是非多”评价的聚美优品,近日又因消费贷服务“颜值贷”陷入涉嫌向大学生放贷的风波,并有消息称已引起相关监管部门介入调查。纵观聚美优品成长史,曾因创始人形象营销一炮而红,也走过了赴美上市的辉煌节点【详情】

阅读下一篇

专家:AI颠覆金融的拐点到了吗?

对于金融科技行业的从业者来说,如果现在不提“AI+金融”绝对已经OUT了,正像前几年如果不提“互联网+金融”就OUT样。其实,AI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

返回频道首页订阅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