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象网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女性 婚嫁 旅游 美食 汽车 房产 家居 教育 健康 中医 科技 法制 三农 城建 收藏 公益 商城
加速乐

映象首页 > 科技频道 > 正文

中国VR电影《微观巨兽》征服国际的背后故事

2018-01-25 10:35 来源:环球网

[摘要] 数字王国大中华区创意总监周逸夫的新作《微观巨兽》入选2018年圣丹斯国际电影节。……

中国影视圈最近迎来了一张令人骄傲的成绩单:数字王国大中华区创意总监周逸夫的新作《微观巨兽》(Micro Giants)入选2018年圣丹斯国际电影节(又称“日舞影展”)“New Frontier”单元。

MaVa3RPx..jpg.jpg

 数字王国,这家由好莱坞特效公司起家的影视公司,不仅进军虚拟现实,将新科技融入电影动画,同时发力于原创IP,全力冲刺国际影展舞台。但数字王国的心愿不只如此,现在,不仅日后能在电影院观赏到这些精采的VR影片,未来数字王国还计划打造自己的主题乐园。  

 去年底,数字王国宣布与世像传媒、唐德影视合作,联袂出品的原创都市职场励志剧《十年三月三十日》,三方将联手打造从IP开发、内容创作到发行网络全新一站式影视生态圈。拥有好莱坞特效团队的先发优势,近年数字王国华丽转身,演唱会、音乐剧、影展,各种科技与娱乐内容的跨界引发关注。

 环球网记者采访了数字王国CEO兼执行董事谢安,在专访中,谢安就数字王国的业务战略进行说明,他还告诉记者,在美国聘请一位动画设计师之类的艺术家,在中国可以请到四位设计师;在中国,聘请一位设计师的费用,又能再聘请三位印度设计师。印度已经成为最有潜力的外包市场。一起来看看,数字王国将如何用艺术征服全球?

 以下是专访内容。

7B0DOFCB..png.png

 环球网:数字王国最新的VR动画获得了国际影展的肯定,VR本身这项媒介说故事的方式和电影、动画不同,你们如何把观众融入到全新的观影体验里?

 谢安:好莱坞有一派人认为,VR是真正考验艺术创作者说故事能力的媒介。用VR说故事确实是一个挑战——你要不断思考怎样引导观众,让他在你的故事轴里,情不自禁跟着走。

 以往VR通常需要坐着体验,所以创作者们偏向开飞机,坐云霄飞车、过山车的内容。更重要的是,如何让体验者与内容互动,当VR体验具有互动性之后,一扇新的门打开了。

 目前VR面临的问题是,头显设备的体验感不够强。我相信在经历过数次科技革命后,大众都认同硬件的日新月异。手机曾经是很巨大的设备,电脑一开始甚至占据了家中房间一半的空间。当概念存在时,硬件革新将相当快速,而硬件会改变我们观看内容的模式。

 对于数字王国而言,我们不会错失任何机会。有很多内容厂商计划等到VR普及之后再参与进来,但每当有人这么说的时候,相当于已经被淘汰了。

 环球网:在艺术家创作的过程中,你身为CEO会否给艺术家设定一些个人的偏好、或商业上的方向?

 谢安:我们的艺术家们通常会聚集在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,他们首先会创作一个宇宙观,决定接下来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。我不会去干扰艺术家们的创作方向,毕竟不是要拍一部卖座的电影,我更偏向让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发挥。不过他们会把许多想法提出来和大家分享,我们这些管理者如果遇到有些太过分的点子就不会采用(笑)。

 环球网:(艺术家)有什么点子曾经让你觉得太过分吗?

 谢安:(想了一下)比如逸夫在做《微观巨兽》的第一个版本时,把我震惊到了,他提出了重现蟑螂世界的想法,我说不要闹了,即便你要冲刺影展,我们也要考虑到消费者市场,于是我就否掉这个概念了。后来我们采用了瓢虫,这种相对比较有亲和力的昆虫作为主角。

电影后来以瓢虫作为主角  

QNZ2Yrf0..jpg.jpg

 逸夫的想法其实都蛮有意思的,我记得他曾经还找我谈过一个十八层地狱的概念。中国人每次讲人如果做坏事过世后就会下十八层地狱,他就会想探讨十八层地狱究竟是哪十八层,而哪一层又代表什么。他有一些想法我们会随时沟通,如果可行就会去做。 环球网:数字王国进军VR娱乐内容是相当前卫的,你们还计划将这部得奖影片结合大空间,未来可以在电影院观赏这部电影,可否聊聊你们的进展?

 谢安:数字王国参与制作好莱坞电影至今超过25年,从90年末开始做建模,已经有了大量的模型积累,从第五元素的大楼场景,飞船,麦当劳餐车,到太空船,数字王国的整个时光回廊都是由“建模”构成的。

 这些模型本身便具备了VR内容的雏形。通常一个公司在虚拟环境中建立一个场景,要从零开始一点一点做,但数字王国不是——我们只需要从数据库里抓一个模型出来,这个模型本身就拥有了360VR的价值,我们因此在内容构建上比别人更快更好。

 我之前开玩笑说,数字王国毁灭过世界很多次。为什么影片里每次被毁的都是华盛顿和纽约?答案是:我们我们有这两个城市的模型。

 我们第一次觉得,可以将动作捕捉跟VR结合起来的契机是电影《奇幻森林》,这部影片层获得奥斯卡“最佳视觉效果”奖。影片的拍摄是在数字王国的摄影棚完成的,那是北美规模最大的动作捕捉棚。

 NASA(美国太空总署)为了让年轻人能够体验火星的奇妙,他们将好奇号拍摄的上万个元素和照片传送给数字王国,通过搭建1:1的火星场景,我们把火星上的场景还原出来。

 在体验现场,你可能会看到:这边有一个阶梯,那边有一个障碍物,看起来非常奇怪。然而当你戴上头显设备,比大峡谷深30倍的火星出现在你面前,你走进去,发现自己穿的变成了太空服。

 拥有有这样的技术之后,我们开始考虑如何把电影和动作捕捉完美的结合起来。在即将上映的电影《玩家一号》里,我们将电影动作跟VR结合在一起。

 环球网:数字王国的业务包括了广告,演唱会,电影等等,每个不同的领域在我们业务中大概占比多少?

 谢安:目前80%集中在好莱坞电影上,数字王国最大收入来源仍是这些电影。当然,特效在国内业务的占比同样是一直不停往上冲的。广告业务在7~8%左右。VR是新兴产业,收益正在逐年增加,包括2018年计划将200多家VR影院铺设完成后,也会成为固定收益的来源点。

 环球网:身为好莱坞特效公司,数字王国会否想效法迪士尼,创作自己的IP,打造自己的乐园?

 谢安:两三年前,数字王国就成立了专门的原创团队,第一个是在美国,接着是在中国。我们一直希望除了做全球瞩目的好莱坞电影外,还可以切入IP自主的时代。

 我们有一群全世界公认最好的艺术家们,能够做出像是《玩家一号》、《复仇者联盟3》这样优质的作品。艺术家们的心思原本集中在和导演探讨如何做出一部好电影,当你要改变他们,让他们从“实现导演的概念”这种模式,转变成从无到有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,这个改革的过程无疑是很艰难的,毕竟那是他们进行了20几年的工作模式。

 我曾经看过一本书,讲皮克斯怎么做起来的。三年前,我也曾经很向往那样的方式,但当你越来越深入IP原创内容时,会发现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。《冰雪奇缘》从概念初期到完成花了12年,《驯龙记》用了9年。就算你真心想要开发一个IP,并且是在美国成熟的制度下,也很难突然集合一群人,花一年两年做出IP,又幸运地打入市场。

 在美国,制作原创大电影、电视剧的方式之一是由制片厂直接购买市场上已经火起来的小说IP,比如《哈利波特》、《玩家一号》、《达芬奇密码》。然而抢IP所需的代价和资本已经相当于拍摄一部电影了,当中要谈的是电影版权和衍生产品权,所以只有环球、福克斯、迪士尼这样的大型影视公司才有能力这么做。

 在国内,寻求网络小说授权是近几年流行的方式。网络作品改编相对畅销小说而言成本降低,更好去谈。

 至于数字王国的IP团队,他们在做什么呢?我鼓励他们尽量往国际影展去冲刺。国际影展有动画、短片、VR,他们在影展收获的成果和经验无疑会对下一阶段的创作有所帮助。非常荣幸的是,逸夫的第一个VR动画作品便入选了圣丹斯国际电影节。而参展也是是我们坚持的方向。

 关于主题乐园,我们自己也在期待。国内特别需要“next generation(属于下一世代的东西)”,换句话说,下一阶段的主流是把娱乐跟科技融合在一起。我们目前正在和合作伙伴一起计划相关的事情,但是推出时间还不一定。

 环球网:数字王国在IP上的策略是什么?

 谢安:主要分为三部分:一是自主IP,二是IP授权,三是合创IP,数字王国在这三部分各有成就。

 首先,自主IP是自己去创作,我们的原创作品是《美猴王》和《微观巨兽》。在IP授权方面,我们去年初与梦工厂谈了三笔IP授权:《功夫熊猫》、《史瑞克》、Voltron《战神金刚》。目前《功夫熊猫》、《战神金刚》已经完成了,《史瑞克》正在计划当中,会直接切入VR游戏市场。第三,是我们跟战略合作伙伴一起合创IP,数字王国和漫威的创办人Stan Lee老爷爷已经合作很多年了,开创了多个原创IP。

 回到数字王国现在的战略,IP授权基本由北美团队主导;原创IP方面,中美两地各有各的团队;至于与第三方合作的模式,则由逸夫来负责。这三个方向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。   

 环球网:数字王国在台湾地区是做虚拟人,在大陆做剧集以及演唱会,你也曾提到虚拟人的概念不适合美国文化,你怎么看待全球各地的市场?

 我刚刚加入数字王国的时候,集团有将近1000人,其中只有两个华人。到现在公司大约有1700人,中国大陆就已经有300多位员工,如今真的是一个跨国公司。

 就市场差异性而言,影视方面,数字王国与唐德影视、世像传媒达成合作共识,这在美国太难了。即便你们认为好莱坞代表了创新、多元化、自由,甚至“非常浪漫”。事实上,好莱坞是一个最传统的产业,传统到你无法想象。

 好莱坞追求内容的创新,产业却仍然十分保守。即便数字王国发展这么快速,从电影、广告、VR,以及中国、印度市场的计划,还有虚拟人的制作等等,已经走在很前面,可是面对好莱坞市场,还是“六大”说了算,要切入内容制作,就必须要跟六大公司合作。你很难去谈到像我们跟世像传媒和唐德影视谈的条件:给我们最好IP的选单,我们从里面选择最合适的产品,我们不但可以做内容制作,还能拥有内容的掌握权,内容IP的所有权,到票房的分成等等,这是很特别的,也是在美国无法实现的。

 数字王国在中国市场非常特别,不但能够推出最好的特效作品,拥有奥斯卡加持,更可以切入内容制作,包括在虚拟现实和虚拟人领域的探索,我们在国内拥有绝对的优势。

 台湾地区是一个特别的市场,讲究情怀。以邓丽君为例,台湾地区和大陆相似,对邓丽君有一种特殊情感。所以在得到邓小姐肖像权之后,我们借助虚拟人技术“复活”了她,去年五月做了邓小姐的音乐剧,使她“重返”舞台。台湾地区的创意产业特别接受在音乐剧上结合小清新的风格,擅长以小博大的制作能力。在此之后,我们成功地将这个模式复制到杭州。2018年,邓丽君的音乐剧即将在杭州上演。简言之,台湾地区走音乐剧和虚拟人,不走大制作。在大陆,我们会有更多和大型影视机构合作的大电影、影视剧。

 至于美国就是技术的延伸,培养更强的技术,来关注我们的大中华区市场。将美国的技术、美国最棒的传统注入中国市场是数字王国不断努力的目标。

 印度是全世界人力性价比最高的一个国家,我可以讲一个数字:目前,雇用一个美国艺术家所需的费用,在国内可以雇用四位艺术家。雇用一位国内创作者所需的费用,又可以再请三个印度的创作者。将大量外包移送到印度进行,可以大幅度减少成本。(记者 张之颖)

<上一页 下一页>
分享到:

文章关键词:中国VR电影《微观巨兽》征服国际的背后故事

为您推荐
+ 加载更多新闻
阅读下一篇

资本催生风口转换:从无到炮声连天只需一周

在闯入线上抓娃娃机市场3个月后,老方开始为公司产品寻找新的方向——低门槛、同质化、平台级对手入场已经行业进入了淘汰赛阶段

返回频道首页订阅频道